张一鸣10年面试过2000人:混得好的年轻人都有这 5 种特质!

admin 发布于2016-12-10 18:38 290 次浏览 0 位用户参与讨论   [复制分享主题]
张一鸣算是 80 后中绝对的佼佼者。
1983年出生的张一鸣 ,在2005年从南开大学毕业后,至今参与创办了5 家公司,2013年,他先后入选《福布斯》“中国30位30岁以下的创业者”和《财富》“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”,是目前国内互联网行业最受关注的青年领袖之一。
2016年7月26日,艾瑞发布2016中国独角兽企业估值榜单,今日头条以92.3亿美金的估值位列第6。
张一鸣的成功中,他对人才的重视功不可没。
张一鸣作为面试官,过去10年里,面试过小2000个年轻人,这些年轻人最初水平都差不多,但后来的发展差别非常大。
近日,张一鸣在“2016今日头条Bootcamp”上对公司研发&产品部门应届毕业生发表了题为《Stay hungry, Stay young》的演讲,其中他分享了:
毕业多年后大家是怎么拉开差距的?
为何年轻人容易在毕业后很快就遇到了成长的天花板?
我是如何在毕业第2年就成了管理四五十人团队的主管?
这10年我遇到的优秀年轻人都有哪些特质?
张一鸣演讲整理:
一、为何毕业多年后,原本水平差不多的同学都拉开了差距?
大家好!各位都非常年轻,我今天来的时候挺有压力。因为我毕业快11年了,看到你们,真是觉得“长江后浪推前浪”。
我去年参加了武汉的校招,感觉新一代年轻人的素质确实都非常好。我昨天就在想,今天应该跟大家分享什么。想了想,先把题目拟出来,把乔布斯的“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”,改成“Stay hungry, Stayyoung”。
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毕业后的工作经历和体会。另外,我作为面试官,过去10年里,可能面试过小2000个年轻人。有的和我在一家公司,有的去了别家公司,他们发展差别其实非常大。从算法层面上讲,我们把这叫做“正例”和“负例”。我想分享一下:为什么“正例”和“负例”发展差别这么大?
什么是“Stay hungry, Stay young”?“Stay hungry”,大家都知道,就是好奇心、求知若渴、上进心。但为什么要说“Stay young”?
我觉得年轻人有很多优点:做事不设条条框框,没有太多自我要维护,经常能打破常规,非常努力、不妥协、不圆滑世故。
10年过去了,有的年轻人,依然保持着这些很好的特质。我觉得这就算“Stay young”。
“Stay young”的人基本没有到天花板,一直保持着自我的成长。相反,很多人毕业后提高了技能,但到一个天花板后,就不再成长了。
二、我先分享我的个人经历:我是如何在毕业第2年就成了管理四五十人团队的主管?
2005年,我从南开大学毕业,加入了一家公司叫酷讯。我是最早期加入的员工之一,一开始只是一个普通工程师,但在工作第 2 年,我在公司管了四五十个人的团队,负责所有后端技术,同时也负责很多产品相关的工作。
有人问我:为什么你在第一份工作就成长很快?是不是你在那个公司表现特别突出?
其实不是。当时公司招聘标准也很高。跟我同期入职的,我记得就有两个清华计算机系的博士。
那我是不是技术最好?是不是最有经验?我发现都不是。后来我想了想,当时自己有哪些特质。
1、我工作时,不分哪些是我该做的、哪些不是我该做的。我做完自己的工作后,对于大部分同事的问题,只要我能帮助解决,我都去做。当时,Code Base中大部分代码我都看过了。新人入职时,只要我有时间,我都给他讲解一遍。通过讲解,我自己也能得到成长
还有一个特点,工作前两年,我基本上每天都是十二点一点回家,回家以后也编程到挺晚。确实是因为有兴趣,而不是公司有要求。所以我很快从负责一个抽取爬虫的模块,到负责整个后端系统,开始带一个小组,后来带一个小部门,再后来带一个大部门。
2、我做事从不设边界。当时我负责技术,但遇到产品上有问题,也会积极地参与讨论、想产品的方案。很多人说这个不是我该做的事情。但我想说:你的责任心,你希望把事情做好的动力,会驱动你做更多事情,让你得到很大的锻炼。
我当时是工程师,但参与产品的经历,对我后来转型做产品有很大帮助。我参与商业的部分,对我现在的工作也有很大帮助。记得在07年底,我跟公司的销售总监一起去见客户。这段经历让我知道:怎样的销售才是好的销售。当我组建头条招人时,这些可供参考的案例,让我在这个领域不会一无所知。
以上就是我刚毕业时的特点。
三、10年观察,我遇到的优秀的年轻人都有这5大特质!
后来,我陆续加入到各种创业团队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跟很多毕业生共处过,现在还和他们很多人保持联系。跟大家分享一下,我看到的一些好和不好的情况。总结一下,这些优秀年轻人有哪些特质呢?
第一,有好奇心,能够主动学习新事物、新知识和新技能。今天不太谦虚,我把自己当做正例,然后再说一个负例。我有个前同事,理论基础挺好,但每次都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完就下班了。他在这家公司呆了一年多,但对网上的新技术、新工具都不去了解。所以他非常依赖别人。当他想要实现一个功能,他就需要有人帮他做后半部分,因为他自己只能做前半部分——如果是有好奇心的人,前端、后端、算法都去掌握、至少有所了解的话,那么很多调试分析,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做。
第二,对不确定性保持乐观。比方说头条最开始时,我跟大家讲:我们要做1亿的日启动次数。(当然,现在不止1亿了,我们现在的日启动次数已经差不多5亿。)很多人觉得,你这家小公司怎么可能做得到呢?大公司才能做得好。所以他就不敢努力去尝试。只有乐观的人会相信,会愿意去尝试。其实我加入酷讯时也是这样。那家公司当时想做下一代搜索引擎(最后也没有做成,只做了旅游的垂直搜索)。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的,我自己觉得很兴奋。我确实没有把握,也不知道怎么做,但当时就去学,就去看所有这些相关东西。我觉得最后也许不一定做成,或者没有完全做到,但这个过程也会很有帮助——只要你对事情的不确定性保持乐观,你会更愿意去尝试。
第三,不甘于平庸。我们在座各位,在同学中已经非常优秀了。但我想说,其实走向社会后,应该再设定更高的标准。我见到很多大学期间的同学、一起共事的同事中,有很多非常不错的人才,技术、成绩都比我好。但10年过去,很多人没有达到我的预期:我觉得他应该能做得很好,但他却没有做到。
很多人毕业后,目标设定就不高了。我回顾了一下,发现有同事加入银行IT部门:有的是毕业后就加入,有的是工作一段时间后加入。为什么我把这个跟“不甘于平庸”挂在一起呢?因为他们很多人加入,是为了快点解决北京户口,或者当时有些机构有分房补助,可以购买经济适用房。
后来我就在想一个问题,如果自己不甘于平庸,希望做得非常好的话,其实不会为这些东西担心:是否有北京户口,是否能买上一套经济适用房?
如果一个人一毕业,就把目标定在这儿:在北京市五环内买一个小两居、小三居,把精力都花在这上面,那么工作就会受到很大影响。他的行为会发生变化,不愿意冒风险。
比如我见到以前的朋友,他业余做一些兼职,获取一些收入。那些兼职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而且对本职工作有影响,既影响他的职业发展,也影响他的精神状态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,哎,快点出钱付个首付。我觉得他看起来是赚了,其实是亏的。
不甘于平庸很重要。我说不平庸,并不是专门指薪酬要很高或者技术很好,而是你对自己的标准一定要高。也许你前两年变化得慢,但10年后再看,肯定会非常不一样。
第四,不傲娇,要能延迟满足感。我在这里举个反例:两个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年轻人,素质、技术都蛮不错,也都挺有特点。我当时是他们的主管,发现他们在工作中deliver的情况始终不好。他们觉得其他同事比他们做得差,其实不是:他们确实可以算作在当时招的同事里面TOP 20%,但误以为自己是TOP 1%。所以很多基础一点的工作,比如要做一个调试工具,他就不愿意做,或者需要跟同事配合的工作,他就配合得不好。
本来都是资质非常好的人才,人非常聪明、动手能力也强,但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傲娇情绪。我觉得这和“不甘于平庸”不矛盾。“不甘于平庸”是你目标要设得很高,“不傲娇”是你对现状要踏实。
这2000个样本当中,我见到很多我原来觉得很好的,其实没有我想象中的发展好,我原来觉得不好的,其实超出我的预期。这里我也举个例子:
当时我们有个做产品的同事,也是应届生招进来,当时大家都觉得他不算特别聪明,就让他做一些比较辅助的工作,统计一下数据啊做一下用户反弹啊之类。但现在,他已经是一个十亿美金公司的副总裁。
后来我想想,他的特点就是肯去做,负责任,从来不推诿,只要他有机会承担的事情,他总尽可能地做好。每次也不算做得特别好,但我们总是给他反馈。他去了那家公司后,从一个用户量不到10万的边缘频道负责起来,把这个频道越做越好。由于这是一个边缘频道,没有配备完整的团队,所以他一个人承担了很多职责,也得到了很多锻炼。
第五,对重要的事情有判断力。选什么专业、选什么公司、选什么职业、选什么发展路径,自己要有判断力,不要被短期选择而左右。上面一些例子,也都涵盖了这一点。比如当时很多人愿意去外企,不愿意去新兴的公司。06、07年,很多师弟、师妹问我职业选择,我都建议他们去百度,不要去IBM、微软。但实际上,很多人都是出于短期考虑:外企可能名气大、薪酬高一点。
虽然这个道理,大家都听过很多遍。刚毕业时薪酬差三五千块,真的可以忽略不计。短期薪酬差别并不重要。但实际上,能摆脱这个、能有判断力的人,也不是特别多。
这些就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。谢谢!

张一鸣 10 年感悟:
一、不断为公司招揽牛逼人才是创始人最重要的任务之一,他曾为了挖角工程师亲自勾搭两个月。
张一鸣在拿到创业邦年度创业人物称号发表演讲时说:除了吃饭、睡觉,就是招人。
作为一个创业公司的创始人,我花最多的时间一直在招聘上。我夜归很晚的时候大部分原因是去见候选人,有时候甚至从下午聊到凌晨。我相信并不是每一个CEO都是好HR,但是我自己在努力做一个认真诚恳的HR。
今日头条早期没有什么资源,张一鸣曾为了挖一位微软前资深工程师,像调查记者一样了解对方。
张一鸣不断打电话,打听他的信息。初步了解情况以后,张一鸣想尽办法加上对方的微博微信。他会偶尔点赞、评论互动,提升自己好感度。“前期信息收集越仔细,他越会觉得你对他的工作、公司环境乃至他那个部门的特点都如此了解,这样你和他的对话就能产生共鸣,他对你的信任度会提高。”
好几天的调查、两个月的沟通,交成朋友再开始介绍自己的公司。最终,他在一家咖啡馆成功邀请这位工程师加盟今日头条。
“每次要做之前我都觉得挺累的,但是招到人了又会很兴奋。”张一鸣说。
二、舍得为人才和发展花钱,把公司搬到帝都中心、发住房补贴,让员工远离郊区。
张一鸣说:年轻人工作生活应该住在市中心,哪怕房子小一点,在市区有更多的活动和交流,下班之后也不需要浪费大好时光和宝贵经理挤地铁。年纪轻轻不要着急在郊区,尤其房山、沙河、天通苑之类的远郊定居,买了房网其实也建议搬到市区来。

张一鸣做了两点:一是把公司搬倒了帝都中心知春路;二是给每个员工每月1500元的住房补贴,今日头条每年在这方面的补助高达3000万元。
“就近居住和加不加班没关系,节省的时间用于健身读书看电影也很好。”张一鸣称。
三、自省是创业路上的导师:适度、可管理的沮丧让我保持清醒。
我很早以前就意识到,公司规模扩大了,CEO 角色也很容易就会陷入到一个不利的局面里——公司周围很少有人能够给自己提有效的要求和批评。
这时候创业者的自知、自制力和反省能力就变得尤为重要,能从轻微的意见和异常中发现自己的问题并修正,就是一种慎独。
这种氛围下,创业者很容易会滋生出不自觉的满足感,这种满足感会像病毒一样影响、侵入我们的深入思考能力,这个时候引入适度、可管理的沮丧,反而能让人保持清醒。
四、创业过程中做决策要三思而后行,三思的迭代要快。
这是张一鸣创业路上体会最深的感悟之一:
创业路上会有很多不确定性,让我们决策时纠结犹豫,说好听一点就是“三思”。三思没有问题,是人之常情,作为一个不那么激进的创业者,我也常有这种状态。但用产品经理的话来讲,三思后的迭代速度必须快。这也是一种创业必须要有的心态。
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,我越来越倾向于把公司当做一个产品来看待:产品迭代要快,公司迭代也要快,毕竟这个社会给你的时间窗口其实是有限的
把公司当做产品,提前设想好各个环节的迭代度,努力去做后你会发现,整个公司的迭代速度也会大大提升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举贤网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快速
回复
返回
列表
返回
顶部